姓林名黯字阿聊。

阿聊/林黯,怎么叫都好只要你能喜欢,主皮荷鲁黯。大护法/魔道/aph/aoto/浪漫传说。

我是乌钢杖,专业电灯泡几百年。「11~15」

人物属于老凡ooc属于我.

日常吐槽向.

乌钢杖涅叽拟人设.

臭不要脸占tag.

10.
其实我早就想问关于我们剧组天气季节的问题了。
老神仙说过快到秋天的丰收季了,那我们的时间点应该是夏天。
毕竟小鸣和彩姐穿得都那么少么。
但是护法穿的是长袍。
但是太子穿的是大褂。
但是罗丹裹得层层叠叠根本连脸都看不到。
所以。我…。
欲言又止。

11.
我是乌钢杖,专业电灯泡几百年。
护法最近可喜欢养花了,没事干没人杀时总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
行了就他那三分钟热度能养好花不求,不糟蹋就不错了。
我知道护法他喜欢花,对自己养的花有责任感,真心想要养好花。所以一直牵挂着那些花也没错,人嘛谁还没个念想呢。
但是涅叽你给老子闭嘴,这不是太子又失踪时护法边喊乌钢杖边拿起床边花盆就冲出去的理由。

12.
偏执的人很可怕。
偏执的男人更可怕。
不是我说你护法,好歹也活了几百年了不能那么小心眼儿啊,不就是罗丹嫌弃了你做的那盘叉鸡饭吗。
人家也是一时冲动这么说的他这人就是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用不着让他跪碎石头吧看着都痛。
…更何况我觉得这饭确实像黑蛊石一样难吃。
……
“你怎么也来跪了?”
“陪大爷您的。”

13.
太子很好奇我是从哪里来的。
讲真我也不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啊。
我有记忆时我就是乌钢杖,就是奕卫国大护法的武器。
难不成我是被护法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还是被前前前前国王从地里种出来的。
都没道理啊,连花生人都有由来我凭什么连自己从哪里来的都不知道。
直到昨天我终于想通了。
“涅叽,我肯定是护法生出来的吧!”
“那个…你能不能有一次看看背后再说话。”
……
十二,我被打断了十二根肋骨。
比护法还多断一根。

14.
我是乌钢杖,专业电灯泡几百年。
彩姐对于奕卫国届届长子都是男性很奇怪,问我难道那么久了就没有过长女吗。
我仔细想了想还真有,几百年前有过那么一个长公主吧。
是个挺讨人喜欢的小姑娘,知书达礼温婉雅正。
她好像很喜欢让护法陪着玩躲猫猫,但每次快被找到时都会因为太紧张主动跳出来暴露行踪。
然后涨红了脸大喊几句。
“我又被找到啦。”
妈呀,比起这届太子简直是上天恩赐。
她名字我忘了,只记得带了个曌字。

15.
后来小公主成了小女王。
再也没时间去插科打诨。
她有时也会因为压力过大出逃几天,过了一阵子后又耐不住性子主动出现在护法面前。
“我又被找到啦。”
可能她真的很喜欢这句话吧。
以致于她最后一句话也是这个。

TBC.

#文手挑战。

「以“我爱你”为最后一句话写一篇虐文」

中央空调罗丹,单向暗恋护法。

现代趴,太子护法父子设,涅叽乌钢杖同学设。

假装乌钢杖是小姑娘,假装涅叽是男孩子。

其实我本来想把老罗的新娘写成我嘿嘿嘿x←你走开



我爱你,是不允许被留下任何证据的真实。

护法终于在26岁收到了罗丹和彩的婚礼请柬。

他们两个十年的交情,如今也确实值得他回国跑一趟了。两地相距甚远,耗费了足足一日的时程,护法就在飞机起飞后插入耳机,后颈靠在U型靠枕上,随便听几首软乎乎甜腻腻的情歌在飞机上昏昏沉沉睡了半天。

到了机场后,他短暂地觉得自己有些久违地疲惫了。走出机场时风很猛,连带着细碎雪花拍打在脸颊和嘴唇上,温度比他离开这里时还低,他居然发觉承载了自己童年的地方此刻显得有些陌生。

他看到了向自己走来的罗丹。

“…法。”

转眼十年就过去了,罗丹已经被时光打磨成了彻彻底底的成年人。他西装革覆,言谈得当,高中时期常被教导主任指责的乌黑长发也被剪短成了披肩式,绑成辫子留在肩头,比护法记忆里的罗丹还要成熟不少。

护法坐在副驾驶座,侧着头看他,或许是因为好事将近,罗丹的脸上藏不住的喜色露了出来,但一向得体又好看。

护法看罗丹看得有点恍惚,耳畔的发丝耷拉在了额头前,后者握着方向盘问他怎么了。

护法靠着椅背撇下了眼:“看你老了多少呗。”

“应该没有吧。”罗丹愣了片刻,“是去我家还是酒店?”

“你那是婚房,我才不去呢。”

“没事,你嫂子又不介意。”

护法缄默了,拿出U型靠枕垫在椅背上听着电台播出的温吞伤感的粤语言情歌曲,有几首是他高中时期很迷的歌曲,但他现在却想不起哪怕一句歌词。

雨点无情拍打着车窗,粤语歌曲里的女高音和前方一路混杂的喇叭声充斥他的双耳,护法本身就有点难受,现在他莫名觉得更加烦躁了。

但他希望自己能在罗丹面前控制好情绪。

于是他选择心平气和地对罗丹道:“还是去酒店吧,我有几个老同学想见见。”

至于是哪几个同学,罗丹也没有追问,成年人的交谈总是带着界限和分寸,也带着自然的疏离,像是大家都默认的准则一般。

护法看向窗外,罗丹则在认真开车,谁也没有莽撞地去打破沉默。罗丹本就不是爱说闲话的人,护法这些年则是更加敛了性子,变得愈发稳重。

护法的酒店订在了市中心,罗丹帮他拿下行李,似乎还想说什么时被一通电话喊走了。

他到底想说什么,谁都懒得再去追究。婚礼将近,罗丹本身就有很多要紧事去处理,现在又腾出时间来接自己,护法实在过意不去便也装作要赶人的样子,催促着他赶紧去。

“你烦人啊。走走走,我也有事要办。”

罗丹有点哭笑不得:“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曾经我去徐先生家找你时你也这么赶我的。”

护法停在原地看着罗丹渐行渐远的背影。

或许谁都在十几岁的年纪这样声势浩大地去爱过一个人。

不怕路马遥远,也不怕无疾而终,就这样涌出了生生不尽的勇气和力量,硬生生的那样无所畏惧,只要能见到他便是满心满眼的欢天喜地。到现在连自己也忘了为何的欢天喜地,或许一辈子这么喜欢一个人的机会只有一次。

护法曾经就那么喜欢过他。

在那段回忆里,空气流动成了风,带着周遭的泥土味道,雨后叽叽喳喳的麻雀声响了起来,明媚的午后阳光洒得满地都是。那时候的校服并不好看,晚自习课间小卖部的可乐会被瞬间抢购一空,食堂也只有周五才会提供糖醋排骨,课桌上的涂鸦小人被袖子不小心擦掉后污渍很难洗净。

护法身为级风纪委员,性子烈急平日却又沉默寡言,罗丹则跟他不同,他总是能做到比护法更优秀耀眼。

但他们关系却那么好。

得知护法到了酒店的乌钢杖刻不容缓地约他到星巴克唠嗑,询问他在美国混得怎样后又颠三倒四地道了几句苟富贵勿相忘。护法听那死丫头扯了一番有的没的,最后旁边的涅叽才说到了重点。

“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彩是谁啊,咱们高中校花。”

护法对彩的记忆不多,他拼命想破了脑袋才挤出丝丝反应。隐约只记得她留着好看的长发,说话细声细语的声音很清脆,温润如玉又不算过于腼腆。

“老罗是真的长情,从高中早恋追到现在,要是我是女的我也嫁给他啊。”涅叽呛了几口咖啡咳咳感叹,“不过彩姐长得真漂亮哈哈哈,难怪他那么藏着掖着。”

护法听着,也跟他们俩一起笑了。

原来这个人谈起恋爱是这样的,原来他也会这样啊。

他很长情吗?

是啊,这个人怎么就那么长情呢。

罗丹是教导主任的儿子,随意出入学生会也没人有兴趣管,再来他是校篮球队队长,一来二去也算是半个学生会成员。

身为风纪委员的护法和罗丹也就经常见面了。

护法也几乎是花了三年的时间教导罗丹。拿剪刀想剪掉罗丹不符合规定的长发,把他的早餐扔进垃圾桶告诉他教学楼不能带早餐,抢走他的围巾再也不还给他。

与其说是教导到不如说是欺压。

但罗丹的脾气对他却好得出奇,好到护法有时不敢再对他轻举妄动怕他下一秒就撕掉笑脸的伪装来上手殴打自己了。

他总是想问罗丹,问他是不是永远都会如此纵容自己。

但他始终没敢开口。

高一那次的平安夜,学校组织活动,在大礼堂播电影。电影里男主角和女主角分分合合,最后隔着一条马路,女主角问男主角,你问什么对我那么好啊。

男主角说:“谁让我喜欢你啊。”

护法对言情电影也没兴趣,几乎忘了电影都讲了什么,他只记得这两句话。在很大很大的月光下,护法低下头暗自窃喜,罗丹侧过身子问他,你今天怎么那么开心。

护法也抬头望着他。

是啊,我怎么那么开心呢。

我怎么会在发现你似乎也喜欢我后那么开心呢。

这不是假的,这些感动,全部都是真的。

即使除了我再也没人发现,即是它们却都烟灭灰飞,即使已经无法如愿以偿,即使被我埋在了心里最深的一块地方,但早已真的在某个瞬间,变成了兵荒马乱之地的净土。

护法就这样笑着。

是啊,他怎么那么长情呢。

是啊,我怎么输得那么惨呢。

罗丹告诉他自己喜欢彩后,他给他出谋划策,给他加油打气。但他始终是护法,骨子里透着凛凛傲气,他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这段初恋感情。

但是与其说是傲骨,不如说是心虚。

他输得太惨,太难看了。

因为心虚,他才会在高中毕业后马不停蹄地飞到洋岸彼方,走得远远的。

把那个无畏的少年一起带走了。

护法作为挚友知己,见证着罗丹的长跑,见证着他与别人终成眷属。看着他身着剪裁得体的西装,在掌声与鲜花中同那个美丽的姑娘一同走入正室的殿堂。

护法想,自己都假惺惺了那么多年,也不差这一时了。他跟着身边的人举起酒杯,神情恍惚间在殷红酒水中看见了自己脸庞的倒影。

他想,我居然在笑啊。

他想,我居然笑得比哭得还难看啊。

他又想,我怎么能哭呢。

别哭了啊,你这个废物。

他抬头看见罗丹举着酒杯朝自己走来,短短十米,是他承载了自己感情的十年。

他笑着温声喊道,法。

他就像极了一个温柔骗子,随手捏造的都是让人奋不顾身的荒唐谎言,而护法却在里头摔得头破血流。

护法稳稳地敬了罗丹一杯。

“祝你新婚快乐。”

真的,我这辈子可能已经没胆量再这样去喜欢一个人了。

罗丹,我喜欢你啊。我这辈子最喜欢你了啊。

那些曾经还来不及告诉你的,就当它们不曾存在过吧。

但那句话,我一直都很想对你说啊。

“我爱你。”



END.

我是乌钢杖,专业电灯泡几百年。「6~10」

人物属于老凡ooc属于我.

日常吐槽向。小学生文笔.

cp的话,我吃乌钢杖all.←你闭嘴.

又是一个臭不要脸占tag的.

6.
大家好,我是乌钢杖。
才不是电灯泡。
我觉得罗丹那家伙最近越来越帅了,特别是他戴上尖黑帽红巾束腰的样子。
没别的,剧组第一细腰细腿儿细胳膊非他莫属。
我永远忘不了他手持两支发热烫金枪管的样子,配上一身黑衣苏到我要昏过去。
帅到我都想吃个涅叽压压惊。
讲真,如果我是护法我立刻从了他。整天跟在他身后为他打call陪他浪迹天涯。
如果有一天他们俩宣布出柜作为武器我第一个支持举双中指赞成。

“那个……大爷我说完了,您高抬贵手把那两支枪移开成不?”

7.
有次我跟涅叽唠嗑,聊着聊着我就说其实太子和罗丹也能凑一对。
不管谁左谁右都超带感,cp名就叫气死护法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叉叉你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叉鸡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答错了我只是想继承维他柠檬茶而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怎么了?继续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气死护法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护法在你背后。”
“……”
“哎哟喂涅叽你上药能不能轻点!”
“我已经很轻了!你是大小姐吗!”
“我怎么知道护法没有乌钢杖打人也那么痛……你说护法打我就算了,罗丹和太子瞎掺和啥啊!三个大男人群殴欺负一个小姑娘他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别贫了你就是活该。”
“你闭嘴吧,明明你也笑了为什么他们不打你啊!”

8.
我是乌钢杖,专业电灯泡几百年。
过了几天涅叽找我唠嗑,聊着聊着他就说其他护法和彩小姐姐也能凑一对,cp名就叫气死罗丹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得了吧涅叽你这是得我真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怎么了?继续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气死罗丹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丹在你身后。”
“……”
“哎哟喂涅叽你上药能不能轻点!碰到上次的伤口了啊mmp痛死我了!”
“我已经很轻了!你是大小姐吗!得了吧我以前帮护法上药时他可没那么大反应!”
“三个人一起打你你不痛啊!两个人拳打脚踢还有一个用枪管砸我!还有彩姐平时看起来那么温柔一姑娘打起人来贼痛!”

9.
其实顺着这概念。
气死太子组就是护法和小姜。
气死彩姐组就是护法和罗丹。
气死小鸣组就是太子和蛋←??。
但我不想说了,我那么好一姑娘被群殴至死多可惜。

10.
其实我早就想问关于我们剧组天气季节的问题了。
老神仙说过快到秋天的丰收季了,那我们的时间点应该是夏天。
毕竟小鸣和彩姐穿得都那么少么。
但是护法穿的是长袍。
但是太子穿的是大褂。
但是罗丹裹得层层叠叠根本连脸都看不到。
所以。我…。
欲言又止。

我是乌钢杖,专业电灯泡几百年。「1~5」

人物属于老凡ooc属于我.

乌钢杖涅叽拟人设定.

ummm乌钢杖是小姑娘.

涅叽是可爱的男孩子.

cp倾向丹法或是法丹.

日常吐槽向.

又是一个不要脸占tag的瞎开坑.

1.
大家好,我是奕卫国现任大护法。
的武器乌钢杖。
享年呸呸呸不吉利,今年我也不知道多少岁。
大名阿聊【←纯属私心。】
你可以叫我的小名叉叉。
反正太子跟我说曾经护法给我取名叫乌钢叉来着,好像是听信了个叫江什么澄的人的取名方式。
我还想问更多细节,那时候小姜来找太子,他就直接丢下我自己跑去跟小姜勾肩搭背了。
大家好,我是叉叉。专业电灯泡几百年。

2.
有天我闲着没事儿,就去问涅叽身为鸟类的他看到护法整天沉迷叉鸡饭不会尴尬吗。
我还记得他是怎么回答的。
“那我说你身为棒子类每天晚上目睹护法跟那黑竹笋的那种事儿你不会尴尬吗。”

当时我第一反应是鸟崽子谁告诉你爸爸是棒子类的日你个仙人板板。
改天我得找找护法,别让涅叽一言不合开黄腔。
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3.
前几天彩小姐姐问我我那么个美丽善良温柔贤惠优雅可爱英姿飒爽的妙龄少女怎么会没人追呢。
隔。…好吧我承认那些形容词是我自己加上去的。
我说不会啊。你看看隔壁大圣剧组的金箍棒和京剧猫那边儿的正义铃哪个对我不是痴心一片。
接着我看彩小姐姐脸上的表情很精彩啊。
“诶小叉不是姐姐想打击你……你知道他们两个已经宣布出柜了吗?过几天姐姐带你去喝喜酒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走了。
妈/的。全是死gay。

4.
前几天太子又出逃了,不过没逃多远就被护法一个我打了回宫。
……这样说会不会有点奇怪。一个乌钢杖。一个我。…
差不多意思就行了。
半路时太子好像挺生气,张嘴就说护法整天一脸腮红的看起来瘆人又不是穿上女装骗儿童。
不说了,太子被罗丹打得还在房里躺着呢。
不过其实我也挺好奇的,护法两边腮的那个红印子是天生的吗。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几百年了。
后来涅叽告诉我,他是看着护法每天早上醒来拿着俩驴蹄子沾上腮红啪地一声往脸上印看了几百年的男人。

5.
大家好,我是乌钢杖。专业电灯泡几百年。
我现在处于一种很尴尬的状态。
你一觉醒来发现睡自己对面的主人被一个男人压在床上你什么感受。
当然是放着我来啊。←呸呸不是。
当然是喊人啊夭寿啦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男奕卫国还有没有王法啦。
不过我那么善良的人怎么舍得喊人呢,我不能因为一己私立就祸害一对苦情鸳鸯啊。
我是发自内心才这样说的,肯定不是因为罗丹拿着一支枪管对着我脑门儿。
cnm。那小子还瞪我。
我张嘴就是你再瞪啊mmp。你再瞪一下试试,本杖分分钟教你做人。
他果然不瞪我了。
换作两支枪管对着我脑门儿了。
大爷我错了还不行吗,您想干啥干啥当我不存在啊。我有点事儿不打扰你们俩了跟护法好好玩儿啊。
然后我就跑了。
废话,面子和命哪个更重要。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大家好,我是乌钢杖。专业电灯泡几百年。

TBC.

米纳斯都的沦陷「丹法」

欧美paro.

轻微车向虐向.

鸣姜鸣出没.

文笔ooc注意避雷.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4802394615461

点不开见评论.

羁「丹法」

破三轮车一辆。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4164147373555

点不开见评论x.

一蓑烟雨任平生「二」

依旧短小渣.

按照广播的指示,一波接一波的人流慢慢涌动,江澄也半推半就地从广场边缘挤进了礼堂内部。接待新生的学生们身着乌黑的术袍,站在木制的讲台上,身后是黄铜浇筑的邓布利多雕像,雕像也包括了那只眉眼中笑意与威严共存的凤凰,毫不留情地高举显摆着那凌厉的双翼。

“Welcome  to  Hogwarts.”

见是台上人猛地咳嗽了几声,喉结微动发出清爽的男声,所有人不由自主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本还是强行压抑住心底怒火一手不停按压着太阳穴另一手效力于将发丝撩至后脑的江澄心中的烦躁与恼怒都凝聚在掌中,将一拳头赏给了空气后转为风平浪静终是轻叹了口气。

“各位下午好,我是霍格沃茨部署格兰芬多的二年级生代表金光瑶——看来各位已经通过学校提供的门牌号准确无误地到达了学院啦。”台上人似乎有些为所有人庆幸般抱臂嘟囔了几声,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后立即恢复归来,侧着身子朝一旁的老师略带歉意的敬了一礼。弯眸嬉笑着道:“真难得呢,你们可是第一批由学生接待的新生喔。请认真听我说,在校期间请遵循学院的规章制度,要不然你们的随从宠物——当然,我是指那几只黑猫,猫头鹰或是蟾蜍。它们脖子上的积分宝石沙漏可能会像上一批的大部分学生一样,底下的宝石寥寥无几。”

听到这里江澄还是想起了早在霍格沃茨工作多年无归家的家姐,自己年仅十岁出头时她留下来的就只有背影和一碗凉透了的莲藕排骨汤。

多年来家姐在自己的心中,一半是光,一半是影。她如春天银河般闪烁的余光,如秋日阳光般温柔的眼神。

或是低头弯眸温婉笑着递来莲子羹而垂下的发丝散发出的阵阵幽香,或是半省鼻子暗自抽泣几声转瞬即逝成了洒落在稚嫩脸庞上的炽热眼泪。

似是想事入了迷,被身旁人轻声呼唤了也毫无反应。

直至身旁人的声色携了半分无奈,眉间神色满是奇异,他才回过神来,入耳款款儒声竟是出自一位比自己还高了几分的少年人。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此时太阳已经渐渐落了下去,映得半片天一片火红。江澄的影子被拉得老长,延伸到了远处看不见的地方。

那人的笑颜逐渐展开铺出盈盈弯眸,身边的氤氲星点轻颤流转,抬头回以台上学生温和笑容后草草撩了把搭在眉间的发丝。“只是来帮朋友维持新生秩序的……请问同学是找不到同伴了吗?”对方款款柔声的温言细语让江澄一时间有点恍惚,急忙摆手表明自己并非急于寻找同伴。

就算是急于寻觅,那也只是想要争分夺秒把那柄飞行扫帚狠狠地摔在魏无羡堆满笑容的脸上罢了。

“准备好了就请步入这道门吧,锵锵——分院仪式马上开始!”青涩的少年音再度回荡在广场周围,语气已比之前的急促不安好了许多,淡然不失礼貌的低声细语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木制的大门夹杂着吱呀声响被维护秩序的学生推开,人流暗暗开始朝那个方向涌动。跑在最前端的魏无羡好似忽的想起了什么,定神回头瞟了瞟,最后还是勾唇搭着一旁人的肩膀抢先进了大门,不了了之。

残霞夕照,昏鸦暮啼。

二人一同走入大门,那人依旧是春风和煦地向不小心撞到他而满脸歉意的新生笑着说无碍。人流间隙渐渐变得稀疏后才开始打量江澄,脱口而出的声线柔和颇具磁性:“鄙人蓝曦臣,请问您……”

“江晚吟。”

TBC.

一蓑烟雨任平生「一」

魔法paro预警.
新手上任文笔小学生预警.
这里阿聊/林黯.

春天是个非常烦人的季节,各种花瓣让你在大饱眼福的时候会告诉你喉咙是个多么重要的器官。再加上阴阳怪气的天气,当你想要戴上墨镜去沐浴阳光时总会有一阵冷风让你明白春天已经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顺理成章的,江澄感冒了。

他更欣慰的是自己的下铺好友还贴心的熬了一碗放满了辣椒的姜汤眼巴巴看着自己喝下去,顺带提醒了他下午就是霍格沃茨的新生开学典礼。

“师妹师妹!你的那本《初学变形指南》我让二哥哥帮你拿到教室去啦!是不是可贴心了哈哈…下次我感冒希望你也能有良心帮我熬姜汤啊!”让他病情加重的罪魁祸首现在正一脸人畜无害地翘着二郎腿躺在下铺,指尖转动挥舞魔杖让宿舍的天花板上出现散落的天竺葵花瓣,不小心让自己的墨色马尾也沾上了些。

“你闭嘴吧。”江澄已经不想跟那家伙磨什么嘴皮子,气鼓鼓地把脸塞进棉质的枕头里,“让我睡会儿,要去教学楼了就告诉我……”

“交给我吧,”那人小指弯曲挑开垂落在眉前的一缕长发,撑着下巴笑盈盈地咧开嘴,“师兄会告诉你什么叫做人体闹钟。”

当下午的阳光温柔地洒在江澄脸庞时,他甚至能听见自己轻微的呼吸声,丝丝雾气穿过厚厚的积云和琉璃窗钻进宿舍,墨色长发发出熠熠的光辉。

显然,那位师兄早就溜到不知哪里去了。

“魏无羡……明天我就把妃妃和小爱接到宿舍里来。”江澄抿着嘴唇强行撑起身子,踉踉跄跄拽起一旁的飞行扫帚,漫不经心瞟了眼扫帚末端两个烫金的大字,“…随便?”

不用多说,那位史上最酷的好好先生估计又不小心拿错了两人的飞行扫帚,如今可怜的三毒估计正在拥挤的新生入学典礼被人流弄得跌跌撞撞呢。

江澄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用体内魏无羡的金丹发动法术,骑着魏无羡的扫帚去赶一场已经迟到了的入学典礼。他颤抖着身子踩在被鲜花覆盖的废弃铁轨道上,嘴里塞着刚刚烤好的土司,几乎烫出了眼泪。指尖在冰冰凉凉的扫帚柄上摩挲,眉间还留着那碗辣过头的姜汤的余温,长靴的最后一颗扣子没有扣上,鞋跟踏地的声音难听又刺耳。他在心里默念着倒数,还没数到一时扫帚却不听使唤带着人飞了出去。

魏无羡的扫帚,跟他一样像个傻逼。

这是随便带着江澄和他鼓鼓囊囊的书包时上时下地飞向霍格沃茨的教学楼大广场的一路上,他边听着耳边呜呜的冷风声响边在心里问候了魏无羡的家人,尽管他当时并没想到他俩的家人是同一群人。

在江澄的双脚都接触到地面时,他简直想要伸出双手来个大大的拥抱,庆祝自己跟着随便还能平安无事地到达目的地。

可惜大广场早已人满为患,嘈杂的各种声音在空气中弥漫了好一阵子,充斥着他的双耳。江澄瞧见了远处正在跟另一位男子勾肩搭背的魏无羡,那人还是满脸堆笑地握着手中的飞行扫帚——看来他居然还没发现自己真正的扫帚与他隔了长长的人山人海。江澄眼里对他的抱怨完完全全透露的脸上,恨不得能左手拽紫电右手拽仙子冲过去给他几个响亮的巴掌,事实上,如果没有那么多学生拥挤的话,他真的会这样做的。

TBC.